欢迎进入365体育在线!

栏目导航
2018世界杯滚球
推荐课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9888
公司地址:广州市未央区鼎新花园
当前位置:主页 > 2018世界杯滚球 >
叶挺后人诉“网络恶搞漫画”案一审宣判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2-21
叶挺后人诉“网络恶搞漫画”案一审宣判 涉事公司被判公开抱歉 补偿精神安慰金10万元 中青在线首都9月28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报道 王亦君)报道今天得悉,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今天对叶挺烈士近亲属叶正光、叶大鹰、叶铁军、叶晓梅、叶小燕、叶文、叶敏起诉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摩摩公司”)声誉侵权一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决西安摩摩公司在国家新闻媒体上予以公开抱歉,消除其侵权行为形成的不良社会影响,并判决被告西安摩摩公司向原告付出精神安慰金1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本年5月8日,被告西安摩摩公司通过其自媒体账号“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上发布了时长1分09秒的短视频。该视频的内容将叶挺烈士《囚歌》中“为人进出的门舒展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在!”窜改为“为人进出的门舒展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无痛人流!”。该视频于2018年5月8日至2018年5月16日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传布后,多家新闻媒体对此予以转载报导,引起了公寡存眷和网络热议,在必然范畴内形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和后果。 法院认为,叶挺烈士在皖南事变后在狱中创做的《囚歌》充实表现了叶挺烈士百折不回的革命意志和坚决不移的政治崇奉,表示出的崇高革命气节和伟大爱国精神已经获得了全民族的广泛认同,已成为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门,是中华民族贵重的精神财富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雅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叶挺烈士享有崇高声誉的根底。西安摩摩公司造做的该视频窜改了《囚歌》内容,亵渎了叶挺烈士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损害了叶挺烈士的声誉,不只给叶挺烈士亲属形成精神痛苦,也伤害了社会公寡的民族和历史感情,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故被告西安摩摩公司上述行为已构成声誉侵权。 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庇护法》等相关法令规定,依法做出上述判决。 叶挺烈士近亲属叶正光等诉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声誉侵权纠纷一案答报道问 1.此案中,七原告与叶挺是什幺关系? 答:原告叶正光系叶挺之子,原告叶大鹰、叶铁军均系叶挺之孙,原告叶晓梅、叶小燕、叶文、叶敏均系叶挺之孙女。 2.本案原被告的次要诉辩主张有哪些?能否简要介绍一下审理过程? 答:2018年5月24日,原告叶正光、叶大鹰、叶铁军、叶晓梅、叶小燕、叶文、叶敏以被告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摩摩公司)进犯叶挺声誉为由,将被告西安摩摩公司起诉至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其诉讼恳求为:1.判令被告停止进犯叶挺英雄事迹和精神的行为;2.判令被告在国家级媒体上公开对原告停止书面赔礼抱歉;3.判令被告补偿原告精神安慰金共100万元。 被告西安摩摩公司认为:1.被告主不雅上不存在损害叶挺声誉的成心。该视频节目通过反讽的方式针对人民网等媒体报导的“小学教材中植入病院广告”这一不良社会现象停止评论,明确反对小学教材中无序植入广告。被告在视频创做过程中不得当地引用了叶挺的做品,给原告带来情感和精神上的伤害,被告对此诚恳抱歉。2.关于某些媒体在报导中存在断章取义、误导公寡的情形,被告希望能够通过完好的视频呈现说明其创做视频的初志。3.基于对革命烈士的高度尊重,在事件发作后,被告积极与媒体停止沟通,向社会公寡廓清事实;积极向原告赔礼抱歉、勤奋消除影响。 2018年6月12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组织案件当事人召开了庭前会议。通过庭前会议,原被告双方停止了证据交换,并明确了案件争议的焦点。 2018年7月15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适用普通法式公开审理了该案。原告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冯振涛、廉高涉及被告西安摩摩公司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李雪松到庭参与了诉讼。 2018年9月28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该案。 3.叶挺创做《囚歌》的次要内容有哪些? 答:叶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创人及新四军重要指导人之一,是闻名国表里的军事家。据史料记载,1941年1月,叶挺在皖南事变时被国民党不法拘捕,先后被囚于江西上饶、湖北恩施、广西桂林等地,最初被转移囚禁于重庆“中美特种技术合做所”集中营。在狱中叶挺受尽各种苦刑,仍坚贞不平。于1942年,他写下了这首《囚歌》。该诗做是叶挺写在被囚禁的重庆残余洞集中营楼下第二号牢房墙壁上的,手稿则由叶挺夫人李秀文探监时带出。1946年4月8日,叶挺乘飞机由重庆回延安,飞机在山西兴县黑茶山附近出事,遇难身亡。 《囚歌》的全文为: 为人进出的门舒展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在! 我渴望自在,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长生! 4.我法律王法公法律是如何庇护英雄烈士声誉的? 答:根据我国《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英雄烈士庇护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天然人死亡后,其生前的人格利益,包罗姓名、肖像、声誉、荣誉等,仍然遭到法令庇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损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声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英雄烈士庇护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制止歪曲、丑化、亵渎、否认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声誉、荣誉遭到法令庇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共场合、互联网或者操纵播送电视、电影、出书物等,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进犯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声誉、荣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将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用于或者变相用于商标、商业广告,损害英雄烈士的声誉、荣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声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的相关规定,死者声誉遭到损害的,其近亲属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侮辱、诽谤、贬损、丑化或者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损害死者姓名、肖像、声誉、荣誉,其近亲属因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恳求补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详细到本案,叶挺已逝世,七原告做为叶挺的近亲属,均有权向进犯叶挺声誉的行为人提起民事诉讼。 5.被告西安摩摩公司有哪些侵权行为? 答:2018年5月8日,被告西安摩摩公司通过其自媒体账号“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上发布了时长1分09秒的短视频。该视频中将叶挺烈士生前创做的《囚歌》中:“为人进出的门舒展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在”窜改为“为人进出的门舒展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无痛人流”。涉案1分09秒视频后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布,引起言论存眷。“今日头条”于2018年5月16日对相关视频停止下架处置以及封禁涉事账号“暴走漫画”。随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视频网站也做出了类似处置。 6.被告造做及上传涉案视频的行为能否存在主不雅过错? 答:凡是情形下,损害声誉或者声誉权案件中的过错,是指明知或应当预见到其行为形成别人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而仍然为之或认为仍可制止的主不雅形态。在损害声誉或者声誉权的案件中,对行为人过错的认定往往根据凡是人的认知并辅之以社会常识、行为人的职业或专业及控造危害的成本等客不雅因素加以判断。 本案中,被告做为自媒体运营商,尤其是做为具有必然网络创做才能和可以纯熟使用互联网东西的信息科技公司,理应充实认识到《囚歌》所表现的精神价值,更应预见到案涉视频的造做及传布将会损害叶挺的声誉,也会对其近亲属形成感情和精神上的伤害。在此情形下,被告有才能控造视频可能产生的损害后果而未控造,仍以既有的形态发布并上传,其在主不雅上显然具有过错。 7.被告的侵权行为在进犯叶挺声誉的同时,能否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答:叶挺烈士在皖南事变后在狱中创做的《囚歌》充实表现了叶挺百折不回的革命意志和坚决不移的政治崇奉。该诗表示出的崇高革命气节和伟大爱国精神已经获得了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门,是中华民族贵重的精神财富,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雅的表现,已经成为社会公共利益的一部门,同时也是叶挺享有崇高声誉的根底。在此意义上,案涉视频损害的不只仅是叶挺个人的声誉,实际上也损害了由英雄人物的声誉融入的社会公共利益。 8.被告应当承担何种侵权责任? 答:被告进犯死者尤其是英雄烈士声誉的行为,根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等法令规定,应当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法令通过停止损害、消除影响、赔礼抱歉、补偿精神安慰金等方式,弥补因侵权行为招致的死者社会评价降低以及其近亲属遭受的精神痛苦。本案中,七原告要求被告停止损害叶挺烈士英雄事迹和精神行为的诉讼恳求,经查,在七原告起诉前,“今日头条”平台下架了被揭发布的涉案视频并对“暴走漫画”账号停止了封禁,该侵权行为已停止。七原告要求被告在中央新闻媒体上公开停止赔礼抱歉的诉讼恳求,虽被揭发布的涉案视频已经下架,且被告也通过《致叶挺将军家人的一封信》等形式向原告致歉,但其客不雅上施行的损害叶挺声誉的行为已经形成了严峻的社会影响,被告应当在国家级媒体上予以正式公开抱歉,消除其侵权行为形成的不良社会影响。七原告要求被告西安摩摩公司补偿100万元的诉讼恳求,法院酌情认定被告向七原告付出精神安慰金10万元。 9.本案中法院如何确定精神安慰金数额?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补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精神损害补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侵权人的过错水平、损害行为的详细情节、侵权行为所形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才能和受诉法院所在地均匀生活程度等。本案中被告做为自媒体运营商,理应充实认识到《囚歌》所表现的精神价值,更应预见到不妥窜改《囚歌》造做视频及传布将会损害叶挺的声誉,也会对其近亲属形成感情和精神上的伤害,其主不雅过错明显。同时,在诉前发布的涉案视频已经下架,且被告也通过《致叶挺将军家人的一封信》等形式向原告致歉,当庭对侵权事实亦照实承认,并当庭表达歉意。法院结合本案详细情况综合考量相关因素,同时为了表现对被告的侵权行为的惩罚与警示,酌情认定被告向七原告付出精神安慰金10万元。 10.本案的意义及启示有哪些方面? 答:网络文化的快速开展,在丰硕人民群寡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法令问题。案涉视频对《囚歌》内容停止了窜改并通过网络平台的快速传布,引发了各界媒体、社会言论和广阔群寡对英雄烈士声誉的高度存眷,如何庇护英雄烈士声誉聚焦成为社会热点问题。本案公正高效地审理,不只是在个案中实现公平正义的要求,更是操纵法治手段标准人们的网络行为、治理网络违法违规现象,庇护公民合法民事权益的重要手段,关于依法维护英雄烈士光芒形象,崇尚英雄,敬重先烈,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雅具有重要的示范引导做用。 英雄烈士声誉不容亵渎。网络创做不该损害别人合法权益,应以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为前提,也是任何一个公民以及市场主体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本案中,叶挺创做的《囚歌》表现的革命大无畏精神,《囚歌》内容所凝聚的民族历史记忆,是当代中国社会核心价值不雅的重要来源和组成部门,承载了中华民族几代人的共同记忆,也是我国做为一个民族国家所不成或缺的精神内核。被告虽然辩称创做案涉视频的初志是反讽社会中大量存在的广告植入中小学课本的不良现象,但其做为网络媒体运营商,更应尽到高度的留意义务,在网络创做时应心存敬畏、严守底线、尊重历史、弘扬正气。 案涉行为及近年网络上频出的类似行为,不只进犯了革命先烈及其后人的人格威严,也严峻伤害了社会公寡的民族和历史感情。做为人民法院,在打点此类进犯声誉纠纷案件时,应严格遵守法定法式,准确适用法令,对违法损害革命先烈人格利益的行为加以惩罚和避免,在彰显司法公信力的同时维护好社会公共利益,实现法令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